欢迎来到北京星空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!

原创文章

关注星空财富微信公众号,更多新鲜资讯,更多互动交流!

当前: 首页 >原创文章 > 菠菜原创 > 同父异母的弟弟,你会养吗?菠菜原创

同父异母的弟弟,你会养吗?

发布日期:2021-09-07 来源: 作者:admin字体:大
摘要:



大家好,我是保镖B先生!


如今,各家都在讨论生二胎、拼三胎,指望多一个孩子,他们之间就多一份照顾。


可是,同样是兄弟姐妹,如果是同父异母、同母异父的情况,那想法可就不一样。


今天保镖B就要讲一个父亲糊涂分配爱的故事。


最熟悉的陌生人


厚厚的乌云堆压在天空,闷得人喘不过气。秦宏威一口接一口地喝着茶,仿佛咽下茶水的一瞬间,自己也才能喘口气。他时而向下翻看女儿秦尚佳的朋友圈,温习着她的近况;时而看向餐厅门口,等待尚佳的出现。


这时,一个齐肩长发、穿着黑色休闲西装的年轻女孩从的士下车,走进了餐厅。秦宏威过了好几秒才认出这正是尚佳,他眼睛一亮,急忙站起身。


“来了?快,快坐。”秦宏威略显生疏地对尚佳说道。


尚佳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利落地在对面坐下。


“爸爸给你点了你最爱的松鼠桂鱼,还有其他的特色菜,你看看还想吃什么?”秦宏威笑眯眯地递上菜单。


“嗯。”尚佳依然没多说话,甚至连“爸爸”两个字都叫不出口。毕竟,从她出国读高三算起,她已经六年没见过秦宏威了。


父女俩安静地吃着菜。秦宏威小心翼翼地偷瞄着女儿,见松鼠桂鱼上了桌,终于忍不住开了口:“这次回来,就不走了吧?”


“可能不走了,这份工作挺好的,我也可以多陪陪妈妈。”尚佳回答道。


秦宏威点点头,尚佳见他一副欲言又止地样子,接着问:“你过得还好吗?”


秦宏威突然停住筷子,马上又恢复了夹菜,装作若无其事地说:“我还是老样子,就是操心你弟弟。”


“我不认识他,他不是我弟弟。”尚佳脱口而出。


“嗐,不管怎么样,血浓于水,小朗和你都是我的孩子,你们就是亲姐弟。”秦宏威笑着说,“以后爸爸也陪不了他太久,希望你照顾好弟弟……”


“我照顾他?亏你开得了口!”尚佳盯着秦宏威的眼睛,反问道。


秦宏威低下头沉默。


秦小朗是秦宏威和虹姐生的儿子,刚满5岁。那时,秦宏威还没和尚佳的妈妈离婚,在尚佳高三那年,虹姐仗着意外怀孕,逼秦宏威离婚。尚佳记得,她妈妈甚至提出愿意收养这孩子,只要秦宏威不离婚。奈何虹姐以死相逼,秦宏威没有办法,只得净身出户,和尚佳妈妈离了婚。


对尚佳来说,那是她最黑暗的一段时间。爸爸从一个温暖的人,变成了她不认识的样子。爸爸因为天天被妈妈骂,最后也变得歇斯底里,两个人争吵了深夜。她忘不了爸爸离开家的那个凌晨,他又和妈妈吵了一夜,已经筋疲力尽。他推着两个行李箱,一言不发地从尚佳面前走出家门,看都没看她一眼。那晚,尚佳一会儿都没睡,她恨爸爸,她更恨拆散她家庭的人。第二天尚佳没去学校。从那以后,她再也没去过那间学校,就此出了国。


出国后,无论读书、工作,尚佳都力争做到最好。她想,只有自己更强大,才能照顾好妈妈。并且,她想变得更优秀,让爸爸后悔自己的选择。现在看来,她的确做到了,爸爸居然会拜托她照顾小郎。


“当初是爸爸不对,可你弟弟是无辜的,他只是个孩子。”秦宏威小心地说道,“我已经五十多了,等他18岁的时候,我就七十多岁了,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时候。尚佳,爸爸陪你比陪弟弟多,你出落得这么优秀,也是爸爸和你妈妈从小用心培养的。算爸爸求你,以后多带带你弟弟,他还小……”


“今天约我就为了聊这个吗?”还没等秦宏威说完,尚佳立马问道,“如果是为了说这个,以后我不用见面了。照顾不好他,你当初生他干嘛?怎么,现在让我来给你擦屁股吗?那个女人呢?她不是还很年轻吗?”


秦宏威被问得说不出话来。


尚佳没想到,回国后第一次和爸爸见面,爸爸满嘴却是另一个儿子。原来,爸爸根本不想见自己,他只是为了托付那个儿子。尚佳越想越气,放下筷子,扬长而去。


秦宏威看着满桌剩菜,深叹了一口气。他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还没说,女儿就走了。他知道有些话不该开口。可他没有可以开口的人了。


没时间后悔,没机会重来


吃过饭后,秦宏威开车来到幼儿园,接放学的小朗。


“爸爸,爸爸,我也想玩这个。”小朗见游乐场里,有爸爸把孩子举过头顶,托着孩子去抓栏杆,一格一格地向前进,吵着拉着秦宏威去玩。


“小朗乖,爸爸又胃疼了,得赶紧回去休息,回去给你看动画片,好不好?”秦宏威无奈地说道,不禁心生难过。他举不了这么高,就算硬撑着举起小朗,他也撑不了多久。多数时候,他只能陪小朗在家里看电视、玩玩具、下下棋,连电脑游戏他都玩不来。


“哎呀,我的小宝贝回来了!”回到家,虹姐抱起小朗亲了亲,“妈妈明天要出去旅游,今晚没时间煮饭,点了外卖披萨,马上就到。”


“你给我煮个粥,我不能吃披萨。”秦宏威把车钥匙一甩,淡淡地说。


“我哪有时间煮,你没看我在清行李吗?你叫个外卖吧。”虹姐不耐烦地说,并没有察觉秦宏威的脸色苍白,身体不适。


“外卖、外卖,天天吃外卖,这还像个家吗?”秦宏威突然发脾气地说。


“你养我,我不用工作的话,肯定给你天天做饭。你养得起吗?钱都给了你前妻,还好意思说!”虹姐大声回道。


“儿子你也不管,整天就知道化妆出去鬼混,你怎么当妈的!”秦宏威更大声地回道。


“儿子可是你求着我生下来的,你管是应该的,我年纪轻轻地跟了你,我还有自己的事业呢。”虹姐一边叠衣服,一边无所谓地说,“再说了,我出去交朋友,也是为了他们照顾医美生意,总比你拿死工资强。”


秦宏威担心吓到孩子,没有再接话,他知道说什么也没用。虹姐只有初中毕业,17岁就来城里打工了,25岁就生了小朗。嫁给秦宏威只是为了在城市立足,有个家。对于孩子教育,她根本不在乎。这也是为什么秦宏威希望尚佳能照顾小朗。


秦宏威气得胃痛更严重了,他喝了口热水,自己到厨房煮粥去了。这些年来,他每天都活在后悔里——后悔当年的一时糊涂、一时冲动,导致了家庭的破碎,导致了尚佳一个人出国孤零零地生活。可秦宏威始终觉得,小朗是无辜的,尚佳作为姐姐,就应该照顾小朗。


之前,秦宏威经常用给尚佳发小朗的视频、图片,希望培养姐弟两的感情。他明白,虽然比不上同父同母的亲姐弟,但多少有一半血缘关系,尚佳不至于这么绝情。只是他没料到,尚佳的反应这么激烈。


粥煮沸了,秦宏威正准备切点青菜,突然,一阵剧烈的胃绞痛,秦宏威捂住腹部,额头渗出汗来,手一下子没拿住刀,刀滑落到地上,他整个人也半跪在地上,接着晕眩了过去。


等他在医院醒来时,尚佳正坐在床边。
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秦宏威惊讶地问。


“那个女人叫我来的。”尚佳不悦地说,“她说她照顾不了你,她去外地了。”


秦宏威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
“她还说,你得的是胃癌。”尚佳低声说道,“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


原来,虹姐送秦宏威入院那天,医院调出就诊记录,虹姐这才知道秦宏威确诊胃癌一个月了。


秦宏威勉强挤出一个微笑,想从床上坐起来。尚佳搀着秦宏威的手臂,扶他起身。


“上次吃饭,爸爸本来想找机会跟你说的,可是你走得太快。”秦宏威说道,“爸爸不仅陪不了你弟弟太久,也陪不了你太久了,可说到底,爸爸陪你还是更久一些,至少有18年吧。”


尚佳抬头看了看天花板,不想泪水流出来。


“爸爸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妈妈,爸爸知道。”秦宏威接着说,“可是小朗只是个孩子,他什么都不知道,他是你弟弟啊。那个女人照顾不好小朗,她什么都不懂,我和她是一时意外……”


“别说了!”尚佳制止道。


“好好好,以前的事情不提了。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当扶弟魔,爸爸很早就给自己买了重疾险。癌症治疗的费用,一点不用担心,而且万一这病治不好了,我死了,赔付的保险金,受益人我都写的是你。”秦宏威深情地说,“到时候,爸爸只求你,用这笔钱照顾好自己,也照顾下你弟弟。你培养他好好读书,做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,别像我,别像我……”


尚佳好久没这样认真地打量过爸爸,他的鬓角有些许雪白,头顶已经没了头发。他虚弱地坐在那儿,还需要用手撑着床才能立住身体,那用力支撑的手指,触动了尚佳心里柔软的角落。


尚佳微微点了点头,回应了秦宏威炽热的眼神。


尚佳的脑海中又浮现爸爸离开家的那个凌晨,她忘不了被爸爸“抛弃”的感觉,可这些年独自成长的日子里,她也逐渐明白,成年人世界有多么不易。


也许亲情里,没有黑白。